一起吃果凍

佛系青年。

堂前燕归-雨点落在你心间

扯证啦🙈

2005 夏天 雷雨 雨点落在你心间
再见面时,已是夏天。头发不再是乱糟糟,斑白的鬓角,染得乌黑油亮。常年不变的白衬衫,也平整了许多。
好多个黑云翻墨未的中午,张思成在透明玻璃杯里沏一杯浓茶,小何秘书给他的一个U盘里,装着景燕在新诗会上的视频。
她读诗,把郑敏的诗读得风情万种。
“收获的满月\在高耸的树巅上\暮色里\远山\围绕在我们的心边\没有一个雕像能比这更静默……”
她穿着银白的旗袍,透着暗花,风吹来干冰升华的阵阵仙雾,那个云中的女子,真有点像书里的林徽因。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雷声阵阵,天幕低垂,雨大了,是小朋友最开心的时候了吧。张思成想起景燕说的那个从天而降的小侄女,照片里的她坐在琴前,轻拢慢捻,高山流水,活像个小景燕。
小景燕和同学站在教室外凭栏,一只只小手,伸出去接雨,老师说,我们学的那首小诗,现在背起来很应景吧。
“雨点落在池塘里,在池塘里睡觉。雨点落在小溪里,在小溪里散步。雨点落在江河里,在江河里奔跑。雨点落在海洋里,在海洋里跳跃。”
记得真清楚。小景燕怎么会忘记呢?学这篇课文的时候,一年级下学期刚刚开始,同学们盼着盼着,终于学完了四篇识字,开始了后面课文的学习。当她看着窗外桃红柳绿,回忆去年“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的时候,姑姑姑父忽然就宣布了和平分手,生活片里的镜头,这下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甜甜家小区里就有一条鹅卵石砌成的小溪,下雨的时候,她撑着一把伞,亲眼看着雨点在小溪里散步。姑父还问,如果雨点落在屋顶上呢?甜甜说,雨点落在屋顶上,在屋顶上弹琴。
也是在一个雨天,甜甜在街头巷尾隐约知道,荧屏里那个漂亮的女主播真的和她当工程师的丈夫分手了。那天,放学,爷爷(姑父的父亲)依然带着甜甜的小雨衣来接她,姑姑和姑父没有孩子,景甜就自然成了爷爷奶奶的孙女,只是大人之间的事,谁也不忍心跟甜甜说。不用说,她也知道。
爷爷给甜甜穿上雨衣,把她的书包放在车篓里,再把自己雨衣的前摆夹子车篓上。甜甜没有立刻跳上车,而是拿着早上喝完的尖叫瓶子,跑到后操场,那里也有好多高年级的同学在雨中跳着、闹着,甜甜脱了雨衣一路跑,一路用尖叫瓶子洒水,心里的那株仙草,好像也在雨中摇晃着,摇出好多记忆来。
《星际宝贝》刚热播的时候,甜甜就求着姑姑买一个史迪仔,缠了好久,姑父看不过了,笑着说:“我帮你买吧,用我的支付宝,你姑妈她要留着钱买化妆品呢。”在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甜甜在家练琴,送快递的来了,好大的一个史迪仔玩偶呀,那时候是夏天,甜甜晚上还真的抱着那只史迪仔睡觉。
。。。。。。从回忆中醒过来,就像做了场梦。奶奶已经做好了晚饭,爷爷开着电视看新闻,没记错的话,今天是姑妈的班。可是就在那个地球转来转去的时候,甜甜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心里真的明白。
张思成等着景燕,一直等到直播结束,雨依然轻轻地下着。张思成跟她撑着一把伞。
“我以前怎么从没见过你这么伶牙俐齿的主播。”
“我也没见过这么能说会道的部长啊。”
“要不。。。。。我以后就把甜甜当成我亲女儿,把我们家秋月也接回来。”
“你想得真远。”
张思成傻呵呵地笑了,初夏,夜风清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