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吃果凍

佛系青年。

堂前燕归-众里寻她千百度

今年的奥斯卡,颁给他啦🤔




2005 春天, 晴 众里寻她千百度


早春的寒气还没有退尽,又开始了新年的忙碌。
景燕最后检查一遍身份证、护照、采访证。。。。。都带齐了。再给甜甜准备了早饭,写一张留言条放在她的文具盒里。拿上箱子,把长款黑大衣穿在出镜的套装外面,围上一条暖融融的围巾,出门,和同行的同事们会和,一起踏上老爷子出国的专机。
凌晨,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另一边,老爷子拉着张思成,“小张啊,我可要自作主张一回了,这次带上你,就是想给你介绍一个人,我们大家都认识她的。我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可你们年轻人,有个像模像样的家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位和别人不同,才敢介绍给你啊。”
老爷子说让造型师好好帮张思成收拾一下,他还是部长里最年轻的一个呢。
是呀,他多想再有一个家。是二婚的也没关系,最好另一半也有孩子,很多时候他都在想,如果能找到一个家,就把秋月接回来读书,这样家里就有了四个人。说来也怪,秋月不见外,更愿意坦然地接受一个重新组成的家庭,有一年,秋月暑假回河南,跟着她姥爷,下地干活,姥爷突然问:“秋月,如果你爸爸再给你找一个妈、生个小弟弟小妹妹,你还会跟着他么?还是跟着妈妈到国外去?”秋月说:“没关系,只要他们开心就行了。”姥爷假装生气地说:“鬼丫头,胳膊不往里拐!”秋月又说:“姥爷,我不是放了假还可以常回来陪着你们嘛。”姥爷乐呵呵地,“以后不管出国了还是留在北京,要记得常回来,家里有好吃的。”姥爷戴着一顶大草帽,秋月戴了一顶小草帽,晴朗蓝天下,向日葵开得一片金黄。
天慢慢的亮了,几只小燕子在朝霞里忽闪着翅膀,随行的人们也陆陆续续从贵宾室出来,登上飞机。张思成抱着一本《世界交通发展史》打发着起飞前的时间。老爷子叫来的发型师特意给他吹了吹乱糟糟的头发。
飞机起飞了,穿过首都上空的云层,来到万米高空。
会议室里,景燕拿着CTV的话筒,胸前挂着采访证,和张思成并排坐在老爷子对面,她问着每一个早已经拟好了的问题。因为经常早起,老爷子喜欢各种各样的咖啡,金属的小勺子在杯子里搅动着。调料盘里一壶焦糖,还冒着热气,老爷子优雅地端起来,先再张思成杯子里浇出一个爱心,笑着侧过身子,在景燕面前的杯子里也浇出一个同样的图形。见她似乎明白了意思,老爷子呵呵地笑出了声,他真像个小孩子呀。
机舱里顿时飘满了卡布奇诺的香味。
“部长,请问我国海运业的提质增效还面临那些问题?”
“一是企业管理水平有待提高,前瞻性研究和谋划还不够。。。。。。”
。。。。。。
舷窗外,阳光正好。
那该是个怎样温婉淡雅的姑娘啊,哪怕是正襟危坐,亦像一朵白莲,不胜凉风的娇羞。在那个彩电还是稀奇物的年月里,荧屏里的她,就如这早春二月的气息。那时候谁家里有一台彩电,都会惹得邻居们忍不住跑来看,里三圈,外三圈,夸着,中央台的那个姑娘真好看。才上幼儿园的秋月,每天吃过晚饭都要搬一张小凳子看几眼新闻,她还说那个阿姨是播音员里最漂亮的一个。晚风轻吹,黄昏屋檐下看彩电的旧时光里,除了《红楼梦》、《射雕英雄传》,还有景燕。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