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吃果凍

佛系青年。

堂前燕归 序

突然想干件大事

是什么迫使我翻出了陈年老粮🤔😶


热!”是啊,又是夏天了,我收好太阳伞,准备掏钥匙开门的时候,听到了运河里的桨声。这个季节,运河上那些装满竹篓、瓷器的船,又该开来了吧?我想起那些无所事事的冬天夏天。卖东西的人把船开到岸边,河滩上便热闹了起来。我记得很小的时候,买过一套四个的小茶杯,白瓷上画着潇湘烟雨图,看一眼,就说不出的喜欢。小茶杯并不是很精致,船上人给我的时候就只是用报纸简单的包了放在盒子里,我看着小茶杯一个人偷笑,因为那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潇湘”是哪里。


很多年以后,依然每天傍晚开着电视等她,尽管我知道她不可能再出现。可是我听听配音也好啊。有些人依然说我傻,我喜欢她穿蓝色的套装,颜色像那年在天涯海角看到的天,还有她的声音,温婉恬淡,像这立秋后的晚风。窗檐下,四个小茶杯齐齐的摆在一起,夕阳照着,像镀上了金粉。“人家早就不在湖南了,你还留着这些干什么?”我在小茶杯里倒上浅浅的花泥,埋下小鲜肉的叶片,一年四季,一窗浓绿。

曾固执地以为距离决定了爱的深浅,也埋怨过老爷子怎么把糟老头儿介绍给了小白兔。直到,有一天,换一番心情再来参与这场清谈。直到有一天,她的照片也出现在了他的百度简历上人物关系的那一栏里,彼此都走进了对方的故事,直到那个徽因般地女子,拂去一身雪花,朗诵那首:“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四月天。”暖和清香,流年婉转。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