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吃果凍

高老师变成了高乐高,肖老师变成了消消乐。

堂前燕归-忆君遥在潇湘月

那么大一闺女白送,便宜他了😶





【故事从这里开始】

2009,冬天,晴 忆君遥在潇湘月
睡午觉的时候,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跑了进来。半梦半醒的时,最容易想起从前的某一个瞬间。
“你们两烦死了,我要自己造房子,自己一个人过!”
“你怎么造?”
“我照着姑父的画的图纸造呗,那边工地上有那么多木头,我去捡几块来造一间小木屋,只要放得下我的古筝和电视机就行了。“
“为什么还要电视机?”
“看你呀。”
。。。。。。
景甜记性好,甚至会记得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说过的一句话,记得很多很多人的名字。如果景燕不记得某年某月某一天联播穿的哪件衣服,只要问她。
一个不经意间,过往的回忆就会不知不觉地跑出来,在她心里唱着歌,跳着舞。景燕的同事都说,甜甜是个鬼精灵,骗不了。
一直相信着,会有重归于好的一天,就像无数个慵懒的午后,和爷爷奶奶靠在床上,看的那些生活片,每一个故事到最后都是完美的结局。“只要是喜剧结尾,中间让我怎么哭都行。”很长一段时间,甜甜的个性签名就是这句话。
张思成回来了,那个在湖南的糟老头儿,他跟姑妈打电话的时候,甜甜都听到了。他说,“我回来看看你和甜甜。”甜甜一边练琴一边想,你哪里会有这个闲工夫,明明是要回来开会的吧。
“甜甜,把《潇湘水云》再练一遍吧。”
“为什么啊。”
“好听。”
甜甜就乖乖地再弹一遍。《潇湘水云》的谱子已经背熟了,闭着眼睛都能从容地弹出整首。
景甜知道景燕为什么喜欢这首曲子。
她在古诗的注解中读到过。“忆君遥在潇湘月,愁听清猿梦里长”,和景燕一样,景甜也喜欢读诗,只是景燕读的是现代诗,甜甜喜欢古诗。刚学会说话的时候,景甜就会背“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后来,上五年级了,语文老师每天都要推荐几首课外的古诗让他们记下来背,再后来,就变成了老师让景甜上黑板推荐,甜甜就写:“醉别江楼橘柚香,江风引雨入舟凉。忆君遥在潇湘月,愁听清猿梦里长。”
景甜知道“潇湘”是湖南,“张爷爷”还去机场接她和姑妈。甜甜到过长沙和湘西,古城里山环水绕,两岸石阶上的吊脚楼里飘出各种各样的歌声,小店里发簪插在一个大斗笠上卖,风吹来,上面的坠子像银铃一般。甜甜买了一个木头的音乐盒,上面有个精致的小木屋,旁边风车上坐着三只小狗,那年是狗年,风车转动,就会唱出《天空之城》的旋律。“张爷爷”还给姑妈挑了一条有点像水墨画的裙子,在湘西,那样水墨的感觉叫做“蜡染”,甜甜在一边偷笑,张爷爷什么眼光啊,姑妈有那么多好看的衣服,她回去肯定不会穿这样抹胸吊带的裙子,就算穿,肯定还要加上一件长长的小披肩。“张爷爷”和卖衣服的姐姐却都说很美,还“逼着”甜甜穿了一条同系列的。最后都是“张爷爷”付的钱。
大家都说,甜甜是景燕的迷你版。
姑妈和“张爷爷”吃饭的时候,景甜跟着张爷爷的工作人员玩了好久。隔着几扇窗,看到了江边楼上两个依稀的人影,小酒杯举起,又放下,就像玖月奇迹的《倾国倾城》一样:几度飞鸿,摇曳了江上远帆,回望灯如花,未语人先羞,心事轻梳弄,浅握双手,任发丝缠绕双眸。
彼时,风把湘西古城里吹得烟水迷离。甜甜开玩笑似的叹气:“相见时难别亦难啊。”却惹得大家笑,“你小小年纪,什么都知道。”
那时候甜甜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夏末秋初的时候,夜晚有阵阵的风,沱江边,有人在放许愿灯,是一朵荷花的形状,中间点着一支蜡烛,放得人多了,就点亮了整条沱江。那个叔叔问甜甜要不要也放一盏,许愿灯带着愿望飘向远方,会很灵验呢。
景甜说,不要,她宁愿把梦紧紧握在手里,怎舍得让它飘远?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