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吃果凍

高老师变成了高乐高,肖老师变成了消消乐。

挖坑不填🌚
纯属瞎掰🌚
都不存在🌚
哄媳妇?🌝




【李泽延】
他在茶店里吃了一盘干丝、两个烧饼之后就迈着外八的脚步踏上了夫子庙前停泊着的画舫。
他已是重来,却把这朦胧的景错认成苏北的山塘。笙歌绵延不绝,留在夜夜的秦淮河上。
后来别人让他写笔录的时候他也不一直写“江南好”三个字了,燕山东麓的寒夜里,他想起的不是宿舍外路灯下面读的课文,亦不是夏夜热醒之后的凉水澡,而是那个大丰农场上的王老五。

———————————————————
【韩韬】

苏珊是有眼力见儿的孩子。晚饭后看着他闷闷不乐的端着风箱去书房的时候突然明白了他的忧伤。
他没有带着他的手风琴离开,陪他解闷的也只有那个会说一点不太正宗沪普的王老五了。胖花猫企图从王老五办公桌上蹭过去抓他的眼镜却又乖乖住手,蹲在一边吃起了猫粮。因为它知道,再也没有人会给它做酸汤鱼了。
他想去抱抱那只胖猫,就像抱孩子那样。可是他恍惚间只看到碎了的玻璃杯和一地素月清辉。
———————————————————
【王忆安】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他的心里早已荒无人烟。
“你别抽了,别抽了……抽死了我们孤儿寡母怎么办?”
就这样吧。马克思那边有我一个不多,没我一个不少。他在缭绕的仙雾里冥想,回忆恰似心湖水中月影,刚刚低下眉头,便生万千涟漪。
他轻轻地把那个装着阿玛尼红管的盒子放在她面前,说了句“Ne m'aime pas sur tes doutes.”
她破涕为笑的时候,他突然想起几十年前他路过数学系的宿舍,有个人的苏北式英语在人群里十分出众。

评论(3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