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吃果凍

高老师变成了高乐高,肖老师变成了消消乐。

越人歌

接《桔梗谣》的茬儿🌝
开学了🌝
先发这一波吧🌝
他依旧骚断腿🌝
而我已经是只废果凍了🌝



如果自己晚生两年。
如果韩韬调研华东师范的时候自己不去人群里看热闹。
如果自己没有参加亚信峰会的文艺演出。
如果韩韬当年视察全市八家文艺院团的时候团长不要指着剧照献宝似的介绍最年轻的国家一级演员。
如果韩韬和女演员们握手的时候不要那么绅士。
如果自己不姓韩。
……
会不会还有那么多的故事?
这是韩露躺在魔都瑞慈医院的时候经常想的一连串如果。
这里住过形形色色的韩露,她们的故事虽然各不相同,但谁也没有逃过来这人走一遭的宿命。
这里仿佛又是为形形色色的韩露定制的安身之处,每间病房都带一个小隔间,连病号服也不是那种看着就觉晦气的蓝白条。白天坐南朝北的地理优势让这个充满阴气的地方沐浴在阳光里。护士小姐会把上一个韩露的故事讲给下一个韩露听。
明珠系的男人,是心有怜惜的。
他们怜惜这座城里和那个时代一样慢慢远去的白兰花香,怜惜地铁站、虹桥、浦东机场、高铁站里那些脚步匆匆和自己一样无处安身的人们,怜惜暮色沉沉里黄浦江上的最后一抹夕阳余晖。

这种怜惜不只是对眼前这个不谙世事的姑娘,多半是对自己来的。
韩露总能让他想起儿时的长夏里浦江流淌的清波、戏台子上越剧百转千回的唱腔,那种扣人心弦不亚于后来每一场都舍不得缺席的古典交响。
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哪一个能心上无痕?
单单是时间,就是左一道右一道的刻划,更何况是这样浊浪排空的时日,他这样的风云生涯。外面人看见的是烈火烹油,鲜花蜀锦,却不知,高处不甚寒。


“老妖精,侬老漂亮个,毋要再涂了。”
万彩蘋坐在梳妆台前看着一桌子散粉、遮瑕恍恍惚惚,一条墨绿的围巾披肩愈发衬得出人到中年特有的风韵。
“还不是为了侬个老活宝?”
韩韬坐在床沿上静静看着妆容精致的她,晨光漫过窗棂,岁月的痕迹悄悄地爬满了她的眉梢眼角。再过几个小时,她们就要赴福利院的孩子一年一度的约。而离自己去赴一个五年一度的约的日子也不远了。
这时候要轮到韩韬恍惚了,一切仿佛就在昨天,可是昨天已经很遥远。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