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吃果凍

高老师变成了高乐高,肖老师变成了消消乐。

【康菁】平湖秋月

感谢@Wish 同学挽救了这个脑洞
故事大多由她完成😇
比个小心心❤️
小道姑初来乍到,求各位多多指教
糖拌玻璃渣,愿食用愉快😁


康菁:平湖秋月

“幸会,今晚你好吗?”这是罗马假日里安妮公主稀里糊涂的初见。
“这个妹妹我见过”这是林黛玉和贾宝玉前世今生的初见。
“遇见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见你之后,结婚我没有想过和别人。”这是钱钟书和杨绛缘定一生的初见。
佛说万事皆空,可这红尘,总被各种各样的缘分填满。
“同志你好,我领取这个月的工资。”这是李达康和欧阳菁淡似清水的初见。
那天李达康站在一米线外,见到了还在银行窗口里忙碌着的欧阳菁。
那时候欧阳菁的头发还是长的,李达康还不是市委书记。
1985年的京州,天空还不算明媚。
1985年的金山,路还不算宽阔,日子还穷。
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
毛娅会种茶,还种荷花。
夏季里最热的那些日子,荷花开得最盛。金山是个小地方,欧阳菁就这么偶然路过了,长发束起,一身月白棉布裙子,裙摆垂到膝盖。
荷塘边的小木屋,李达康临窗而立,岸边姑娘的裙角,飘啊飘地在他心上落了脚。
荷香悠悠,欲盖弥彰。
李达康和王大路常常到老易家做客,欧阳菁见了头戴草帽的毛娅,说像她家里的大姐。
李达康做得一手好菜,一来二去一群年轻人总是以食会友。他也总算弄清楚了欧阳菁是怎样离开家乡,又怎样来到这小小县城。
他额外给她炒一盘螺蛳,说换你一个故事。她吃得意兴阑珊,说喜欢来这儿是因为喜欢水,家乡特产的海蛎子鲜甜饱满,可惜已很久没有回去。
李达康带着王大路和老易修起了路,向父老乡亲们高谈阔论修路的好处时,也偶尔夜深想到家在海边的姑娘。
深秋季节,李达康和王大路下塘帮着老易收莲藕,欧阳菁和毛娅就在岸边清洗着。
洗净了一身的泥,腌好的桂花蜜浇在蒸熟的莲藕糯米上,满屋子清香四溢。
欧阳菁在外面风吹久了着了凉,先回去歇息,李达康就盯着大家一筷子一筷子地夹,剩了大半的桂花藕都一并装进食盒里送去。
坐在对面看着她细嚼慢咽,口中斟酌着:“跟着我好吗?以后一定给你做海蛎子。”
“好。”这些日子来沉闷无章的心绪才总算有了一点点慰藉。
他们打定主意去领那两本红本子的那天,也在车站送走了调任临县的老易和毛娅,以及下海经商的王大路。
他一个人,是背负着三个人的命运前行的。或许不止。
李达康官至吕州的时候,他们之间,又有了佳佳。而他又总是有意无意躲避着,那短短一段所有人都在一起的日子。
他的忙不是一朝一夕的,夙兴夜寐不知疲倦。
十年,海蛎子汤终于呈上餐桌。
十五年,戒指终于戴上,借着当年的月光闪闪发亮。
二十年,欧阳菁说,佳佳要考大学了,一个人在那边太辛苦,不如我过去陪她吧。
李达康最后还是答应了,红本子换了另外的红本子,他在机场看着那架飞机起飞。
金山的聚会还是只有当年的铁三角,欧阳菁在那边安顿下来,毛娅回乡下采茶了。
金山的路,林城的玫瑰园,京州的光明峰下,别人都说那些是李达康的政绩工程。他就靠着这些政绩,孤身一人,搬进了汉东省政府的办公楼。
又是荷香万里的时候,李达康到吕州月牙湖视察。
湖边的农家小院,朴素的妇人端上一碗海蛎子汤。
他忽然想起中央派人来跟他谈话的那天,佳佳发信息来说,妈不太好。
入主省政府的那天,佳佳说,妈走了。
李达康意味深长地喝着海蛎子汤,直到昔年那轮金灿灿的大月缓缓地爬至树梢。
这是整治过后的月牙湖,六百万百姓的生命之源。
夜幕低垂,清风徐来。视线里有一叶孤舟,还有那一年的水天一色。满身是泥却笑容可掬的少年,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里。
风从水面来。
一川烟树。
金山,月影清荷。
深巷卖杏花。
故乡的青山。
南湖的红船。
……
远处的湖面上,有星星点点的渔火。
还有人唱着李达康听不太懂的歌,小金说,李省长,你喝多了 ,我送你回去吧。
他却问起有没有铲子和小提桶。
李达康想起一句诗,是在一个书法展上看到的:
回首烟波里,渔歌过远村。

评论(11)

热度(19)